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编辑:冯红玲 发布于:2019-05-27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种日子不算太苦,还能过。既害人又要防人而操劳终生,就太苦了。


“将心比心”是口语,有时也说成是“要得公道打个颠倒”;移到书面上是“设身处地为他人想一想”。孔孟们将其提升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简明,公平,和道,一听便懂,你我立即亲和起来,你我距离极快地消失了。这是因为:花开了,春天就加快了脚步;春暖了,花儿就急快开放。人间祥和的凝聚,都是因循着这个“天时”的相向力而欣然同步。从孔孟们起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中国行走了数千年而不老,到了1793年便以饱满的青春活力走进法国宪法,法国以后多次修订宪法,仍持留不变。“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从1793年到今天在法国生长了200多年,已是偌大偌大的大树了,繁华落地,气息飘扬,必也萌生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儒家核心价值,不止于法国,还会传播到许多许多国家,使许多许多人喜爱。他们看见长长的一队中国人执火传薪数千年,不停脚步建筑这项道德工程。这是一份公心,天下为公,天下为公并不是一个概念。

5ceb8e046a338.jpg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源泉,水到渠成又有了“不二过”。“不二过与上述命题都是人与动物的不可替代的分野。人之为人,必有其斤两尺寸,必有其风神感召,这都取决于清绝地脱离动物。这个话题待会儿再说。

“苟志于仁矣,无恶也。”孔孟们认准了这部童话,失败再失败也不停步,接力滋养使儒学不老,无疆界,温润人心。北京教育出版社已出版了日文《论语》,教人“正心诚意”、教人“不二过”。这是一个很有气势的开端,是中国人正心诚意的实力表达,是责无旁贷的号召!日文《论语》,2011年到201610次印刷,其中透露一个重大信息:人类吃尽了苦头,渴望平安了。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人间果能若其然,世界会变得祥瑞迷人:刑狱,刀枪,锁钥,侦察机,原子弹,等等,等等,全没有了,布鲁诺也不会被烧死在罗马鲜花广场了,天文学家、物理学家伽利略也不会被监禁终生了,韩愈也无需去写《原毁》了。写《导弹制作方法》的人可以写《双季稻如何种植》;农人扯着子孙在林下吟读“童孙末解供耕织,也旁桑阴学种瓜”。你我他,不害人,不防人,在阡陌田野唱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不知“原告”是什么, “被告”是什么。既杀害人又能防人杀害的坦克可以改制成大巴接送幼儿。这世界便成为童话世界。

人,不论他的动物级别有多么高,他毕竟还是动物。此处添几句题外话:蝌蚪尾巴掉了,会唱歌了,人们便不再称它是蝌蚪,称它是青蛙。青蛙很自爱,很具人情味地唱起“听取蛙声一片,稻花香里说丰年”(辛弃疾词意境)来了。此刻它会不会警策地摸摸自己的“尾根”,担心尾巴复萌,退化成丑陋的蝌蚪。这是一种忧患,很细心,不多余。

人类告别动物,会不会丢弃“良知”,握紧“抢食”不松手?

先说良知。为保护人类良知,儒家警策地对应了“不二过”。“二过”是动物劣根行状:狼吃了李家的儿子,不忏悔,无罪感,转身再去吃张家的儿子。东条英机们,杀了南京人,不忏悔,无罪感,再去杀北京人。说他们是动物有点损,只好说他们是“衣冠”者。

再说“抢食”,人类的道德底线可真是“抢食”(广意的能源,也包括名利),愚昧无聊,可叹可笑。丰子恺画两个小孩争夺冰糕,标题是《战争的起源》。两只狗为抢吃一滩小儿粪便,在小儿屁股下咬起来了,叫人恶心,更叫人寒心;人们也由此蔑视战争的策划者。战争没有胜利者,“一将成功百骨枯”,祝捷会上分不清笑声和哭声,古代庆功会往往成为丧礼。

人因境遇变化会呈现多面体。人在脱离动物之前是否有尾巴,不知道;但“夹紧尾巴做人”这句话却值得寻思:他暗示你省察你的负面人格。眼见得:某些人贫贱时被人损害,暴富暴贵了,不去摸摸自己的“尾根”(一笑),又去损害他人。儒家视人类道德为建筑工程,忧患密度紧凑,恨铁不成钢:耻感、罪感、反省,“不二过”,数千年一声声向人叮咛:别忘了“摸尾根”呀(又一笑)!

人类进化为真正的人,道路是非常漫长的,但孔孟们及其传人知道这是人类必然归宿。所以他们就非常地不失望,就非常地不懈怠,数千年不停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朱熹去世前一天,还在校订《四书集注》。

韩愈认为人性是“与生俱生”,他把人性分为上、中、下三品,“上焉者,善焉而已矣;中焉者,可导而上下也;下焉者,恶焉而已矣。”据此,我们明白:重在中品之人,即可“导而上下”的这类人,赏识他们的善行,即令小德小善也不忽略,涓涓地,细流也可致远,你细细看:在我们身边,有很多很多父老兄弟姐妹,在“一人世界”里也不做伤天害理的事。不去做就是不去做,没有任何说辞。儒家“慎独”已经深深地栽入人心了,他们撑持着社会颜面,大家共享光荣。

197012月西德总理勃兰特向遇难的犹太人下跪赎罪。2007年中央电视台晚间新闻一个曾参加南京大屠杀的日本老兵,漂洋过海来到南京大屠杀纪念馆,背对电视观众,低头抹泪。1945年奉命杀害郁达夫的日军班长因年事过高托日本学者铃本正夫到浙江郁达夫墓地放一束花并向郁达夫家人告罪。他们是少数人,却代表人类思潮的走向,标示了人性正在起着质的变化,其道德辐射力暖热了世界心。

2005年春夏之交,台湾连战、宋楚瑜和郁慕明与父老乡亲团聚时彼此流泪。七十年,两岸泪,两岸心,骨肉难分,要掏心说话了:前面岁月长,念朝夕良机,念中山嘱托:统一尚未成功,同胞仍需努力。为两岸立心,为同胞立命,为天下开太平!上述事情,让人坚信“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会统领人心,邻亲邻亲,一带一路,地球小了,桃源大了。

 “将心比心”是推恩思维,是人类善根。善在人间,冥冥中互为感应,被孔孟们悉心采撷成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成为人类道德本源。你自己不愿承受的,若逞强让别人承受,说小了点,是“不论理”;大了点,就很残酷了。比如“七七事变”:日军诡称其一士兵失踪,要求进入宛平城搜查被拒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只是关涉天下大事,它还能浸润人际万事。有句俗话是“大懒使小懒,一使使个白瞪眼”。白瞪眼之后也许就要抡拳头了,抡拳头之后还有什么?这都是很可怕的。乱,没有大小之分,小乱升级也会弄得天地变色。如果那位大懒把不愿干的事干了,不施于人,这两人世界就不乱了,甚或不知“乱”为何物。儒家看准了、也想清了、也大力推行了,世界不乱多么好啊!儒家没有高论,以仁为本尽属情感语言,家常,亲切,触及心灵就忘不掉,所以儒家之言不会老。人类活着,儒家语言也活着。

 

O一九年正月初八

 

【附言】

文中不乏“无稽”之妄言,奈我心之所念,就“姑妄言之”了,读者“姑妄读之”,大家妄乐一阵子吧!去年正月初八为团结出版社写了《道德经》的书评《做个三好学人》(《书屋》2018.05);今年正月初八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两个8巧合为88,正是我的今岁。我喜欢跟读者聊天,所以不喜欢“文章气”(文章气拖累文心)。此文中的某些“文言”,也都是聊天的语调。若命运假我年华,再遇上个“正月初八”,咱们还聊,好吗?


地址:河南省平顶山市新华区建设西路政协院 | 邮编:467000 | 邮箱:631702213@qq.com | 电话:0375-4885206

中国民主同盟平顶山市委员会 | 豫ICP备18036226号-1新闻报送入口